<form id="vzh5r"></form><form id="vzh5r"><th id="vzh5r"></th></form>
      <address id="vzh5r"></address>
        <noframes id="vzh5r">
        <form id="vzh5r"></form>

          <form id="vzh5r"></form>
          <form id="vzh5r"></form><form id="vzh5r"><nobr id="vzh5r"><meter id="vzh5r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vzh5r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sub id="vzh5r"><listing id="vzh5r"></listing></sub><address id="vzh5r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vzh5r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vzh5r"></form>
            <span id="vzh5r"><nobr id="vzh5r"><progress id="vzh5r"></progress></nobr></span>

            紙媒之聲

            網站首頁     紙媒之聲     正文

            【福建日報】嘉庚建筑“活起來”
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9-29  瀏覽次數:

            □劉匯川 董立功

            陳嘉庚在辦學過程中選址、規劃、設計和監造的校舍和公共建筑,連同延續其風格的建筑,通稱為“嘉庚建筑”,其中已有32棟“國?!?。在文化交融和時代變遷的過程中,這些嘉庚建筑如何成為“活起來”的文化遺產?

            嘉庚建筑集中了福建地方建筑特色、中國傳統建筑精華和歐亞建筑優點,以中西合璧為顯著特征,莊重典雅、美輪美奐,在近代建筑史上獨樹一幟。最早由陳嘉庚主導的學校建筑,可以追溯到1894年的惕齋學塾創建、1911年開始的道南學堂擴建,分別從中國傳統和西式建筑風格兩條路徑,對嘉庚建筑風格的形成做了最初的實踐探索?!疤椠S學塾”舊址位于嘉庚故居旁邊,門口還保留著“惕厲其躬謙沖其度,齋莊有敬寬裕有容”的楹聯。新加坡道南學校建筑則融合了西洋和南洋風格,當年陳嘉庚在其中主持建造的校舍得以很好保存。

            據《南僑回憶錄》記載,1917年春陳嘉庚“商遣舍弟敬賢回梓,負責建筑校舍”,開始了首度大規模的校舍建設。陳嘉庚不拘泥于固有模式,力主因地制宜,就地取材,在給建筑部的信函中提出“群賢、集美、同安三樓不宜用倒吊坊,概蓋瓦簡經用”“宜盡先取本地產生之物為至要”“反對樓枋用洋灰”等要求,并囑托“萬萬不可輕信外言”。

            他還經常對建筑事宜作具體安排,如往閩北購置廉價杉木。1950年之后,陳嘉庚回國定居,修復和擴建校舍時,大量聘請閩南工匠,使用本地建材,并堅持到工地巡視督導。中西方建筑風格更加有機地結合,如中式屋頂與西式屋身的契合、建筑材料和形式的進一步融合等。21世紀以來,新建的嘉庚風格建筑結合城市發展規劃,更多融入現代時尚元素,如廊柱檐脊的簡化、屋頂的鏤空、凸顯整體景觀效果等,愈顯靈動多元而不失恢宏大氣。

            作為國家重點保護文物的嘉庚建筑,其名稱大都取自具有代表性的典籍、典故、地名、人名。據《集美學校廿周年紀念刊》記載,時任校長葉淵“以校中建筑物,向無定名,通常稱謂,或以號,或以方向,或以新舊,殊覺不便;特規定名稱,分別已成未成,繪就平面圖付印”,也就是說,不僅命名了現有建筑,對規劃中的未來建筑也一并考慮,諸如即溫、允恭、崇儉、克讓、尚忠、敦書、誦詩,寓意獨具匠心,賦予建筑獨特神韻。

            比如允恭樓群,“一主四從”五棟樓宇,相繼把溫、良、恭、儉、讓這幾點包含進去,依山傍海一字排開,結合相關典故,形成“即溫”“明良”“允恭”“崇儉”“克讓”,既保持了整體性,又凸顯了各自板塊的獨立性和豐富性。

            陳嘉庚晚年一直計劃在家鄉建一座小祠堂,定名為“歸來堂”,為的是讓“子孫回鄉時有個寄宿之所”,通過由他最后確定的《歸來堂記》,可以清楚看到他對傳統文化的服膺和踐行。記曰:“識其平生行義,與孟子所云‘分人以財謂之惠,教人以善謂之忠,為天下得人者謂之仁’實相符合?!狈秩艘载?、教人以善、為天下得人,正是他畢生所求,至此人們恍然大悟,原來陳嘉庚愛國愛鄉、興教興學的行動依歸,早已悄然化作“尚忠”“居仁”等飽含古香古韻的名稱,并以校園建筑之名流傳于世,更持久地發揮其育人和教化功能。

            其他諸如作為教師宿舍的“肅雍樓”“勤業齋”、學生宿舍的“囊螢樓”“映雪樓”、幼兒園的“葆真堂”、農林學校的“務本樓”、圖書館的“博文樓”,甚至于作為澡堂的“浴沂室”,都是根據校舍的功能,對照教育的目標,一一對應從傳統文化經典中選取合適的文本,為相應的建筑賦名。

            閩南在漢代之前一直被視為“方外之地”,近代以來長期是落后的漁村狀態。青少年時期在家鄉看到 “十余歲兒童成群游戲,多有裸體者,幾將回復上古野蠻狀態”的景象,令陳嘉庚“觸目心驚,弗能自己”。他通過辦教育從根本上改變家鄉面貌,新建的校舍在當時是處于時代前沿的“現代建筑”,在福建現代化進程中具有里程碑意義。比如,蔚為壯觀的南熏樓,直至20世紀80年代都是福建省最高的大樓。當時興建的橋堤、碼頭、船舶、道路等校園建筑,也對地方建設產生深遠影響。據《廈大膠園移歸集美學校與集美學?,F況之報告》記載,“故今日計劃集美全部,宜以大學規模宏偉之氣象,按二十年內,擴充校界至印斗山”之規劃,以及“各樓舍及道路,佳木成蔭,盛夏不暑,雖未若廬山之涼爽,或不亞于北戴河之清幽,而海洋空氣則為斯二地所無”之效果,今日都一一實現。

            在封建社會晚期,福建沿海地區大都是海防前沿,近代又成為抵抗殖民侵略者的前線?!把菸鋱觥薄凹勒薄把悠焦蕢尽薄皣站钡榷际窃浀姆榛鹣鯚熕z留的地理標簽,陳嘉庚使之蝶變成文教昌盛的名勝之地。延平樓奠基時,他親自撰寫《集美小學記》,表明是以建筑來銘記中華民族“獨立之精神,敬保存之,以示后生紀念”。1955年建成的鰲園,使毀于日寇戰火的祭祀場所轉變為一座教育大觀園,以“念人文之劃代永記物華,對山海而構圖亦資博覽”。由毛澤東親筆題名的“集美解放紀念碑”,以及陳嘉庚親自撰寫《臺灣史略》的石雕臺灣地圖,都彰顯著鮮明的時代氣息和印記。

            道南樓是陳嘉庚生前主持興建的最后一座建筑,其名源自“吾道南矣”的典故,體現出他傳承中華傳統文化的擔當與執著,以建筑之名致敬先賢,勉勵來者。

            https://fjrb.fjdaily.com/pc/con/202209/27/content_217550.html




             地址:廈門集美學村(廈門市集美區銀江路185號)  郵編:361021  閩 ICP 備09004614號  閩公網安備 35021102000019號

            和闺蜜被强奷很舒服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vzh5r"></form><form id="vzh5r"><th id="vzh5r"></th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vzh5r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vzh5r">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vzh5r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vzh5r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vzh5r"></form><form id="vzh5r"><nobr id="vzh5r"><meter id="vzh5r"></meter></nobr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vzh5r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ub id="vzh5r"><listing id="vzh5r"></listing></sub><address id="vzh5r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vzh5r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vzh5r"></form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pan id="vzh5r"><nobr id="vzh5r"><progress id="vzh5r"></progress></nobr></span>